双脑医龙

第九百五十四章 两难

苍天白鹤2019-07-07 10:18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警局中,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忙碌。

    其实,华国的人口太多了,而人口越是密集的地方,其治安就愈发的难以管理。

    虽然许多人都在说人民警察这里不好,那里不好。但事实上,如果不是有着人民警察的存在,如果不是他们辛辛苦苦地维持着城市的治安,那么后果又会如何呢?

    有一些欺软怕硬的人,他们之所以敢在警察们的面前耍无赖,那是因为他们知道,警察手中的执法权并不能将他们怎么样。特别是一些自以为是的老人,就愈发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他们面对的是一批无赖痞子的话呢?

    呵呵,他们这些人就会乖得如同一群拔了毛的鹌鹑般,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这种留在世上只会恶心人的家伙,就是都市中的肿瘤。

    警方大量的精力都要浪费在这种人的身上,而面对真正的大案件之时,却无法抽调足够的警力。

    正如此时的叶帆,他站在郑云的办公桌前,正用着慷慨激昂的话讲述着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郑队,我严重怀疑那个方健有问题。”他双手按在桌子的两边,像是在施加自己的影响力,道:“这八个人摆明了目标,都是冲着方健而来的。但是,一夜之间,他们几个死的死,变植物人的变植物人,这也太奇怪和巧合了吧?”

    郑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觉得巧合有什么用?难道法官能够相信你的直觉?我们做警察的,需要的是证据,证据懂么,这两个字你不会写么?要不要我教你啊?!”

    叶帆的脸色微微一红,其实干刑警的,基本上都有着一副火爆脾气。

    但是,叶帆的这副脾气可以对下属和犯人发,但却绝不敢对着老上司咋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郑队,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只是觉得,现在既然找不到突破口,那么不如调动警力,专门盯着方健,或许…”叶帆的双目熠熠生辉,道:“能够从他的身上摸到什么秘密呢!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郑云长叹了一声,道:“叶帆,我知道你不甘心。但是我问你,我们手头上那么多的案子,你觉得派多少警力出去盯着合适呢?别忘了,那方健的身边,可是还有着一个军旗呢。人多了配合起来或许可以瞒得过他,但若是人少了。呵呵,只怕转眼就要被人家识破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帆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,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,若是他有权力的话,真想让警局中所有具有经验的兄弟们出去盯梢。

    军旗就算再厉害,但若是真的陷入了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,那么他也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没办法防得住。

    但是,根据叶帆的估计,如果盯梢的人数少于十个,以及少于三部不同型号,不同品牌,能够随时更改车牌号的汽车。那么,他们休想瞒得过军旗。

    一想到需要调动那么多的警力,叶帆就忍不住有些垂头丧气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首都的警力原本就是十分紧张的,就算郑云想要支持自己,但也绝不可能如此的铺张浪费。

    “报告…”

    郑云抬头看了眼,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警员进来,道:“郑队,分析报告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郑云拿起了分析报告,看了片刻,道:“叶帆,根据法医的结论,约翰的体内果然发现了超标的某种药物,他们怀疑,这些药物已经侵蚀了约翰的神智,所以才会让他做出发狂杀人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叶帆沉吟半晌,道:“郑队,这也解释不通啊,如果他真的失去了神智,肯定是见人就杀,怎么会专门挑选自己的同伴呢?”

    郑云瞪了他一眼,道:“或许,他们之间本身就有龌龊和矛盾呢?所以,约翰在失去神智之后,就只记得要杀了他们…”

    “郑队,您别开玩笑了。”叶帆无奈地道:“您觉得,这说得过去么?”

    郑云缓缓地道:“上面已经催着结案了,而这个案件还牵涉到外国毒枭,我觉得,这样结案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帆一怔,道:“郑队,您竟然不想探寻真相了?”

    郑云慢慢抬头,道:“叶帆,他们是一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叶帆一怔,道:“毒枭和雇佣兵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问你,方健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方健…”叶帆想了想,道:“他是一个,医生?”

    叶帆当然看过方健的资料,也知道他的职业。但那只是表面资料,是否有什么隐瞒的地方,就不是他能够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郑云轻叹一声,道:“方健是一个医学方面的天才,现在被王梁院士点名,参与他的研究。可以说,方健是我国目前最杰出的一批顶尖年轻人之一。你为了那些罪有应得的毒贩,去怀疑一个我国正在崛起的年轻科研工作者…你呀!”他摇了摇头,挥了挥手,道:“回去,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叶帆张口结舌,原先积累的那股子兴奋劲儿顿时消失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局里那么多人,但是除了自己之外,其他人都对这个案子不太关心。

    这两边,一边是声名狼藉,恶贯满盈的毒枭,而另一方面,则是本国的优秀科研工作者。

    只要稍微有点儿正义心的人,就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哪怕有着国法无情,但人人的心中都有着一杆秤啊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叶帆低下了头,道:“郑队,我明白了。”他低声道: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帆转身离去,他已经决定,自己再也不掺和这件事情了。如果真的不小心查到,方健确实与这件事有关,那他又能怎么做呢?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当叶帆离开之后,郑云转头,道:“小雪,你满意了么?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沙发上,沐雪抬起了头,道:“郑叔叔,有您在,我当然满意了。”她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,郑叔叔,我还想求您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电梯里找到了一份录像,想要去做一下统筹剪辑。”

    “统筹剪辑?”郑云深深地看了眼沐雪,道:“你是班科毕业的,自己会么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下班后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谢郑叔叔。”6